2016年1月27日,疲弱的股市

已经5个多月没有写部落格了,懒散了一段时间。在2015年8月所写的文章里,预估的国际风险都应验了。包括中国经济放缓(中国2015的GDP下降至6.9%)以及美联储去年12月升息。中国上证指数也下挫至2700点左右。笔者的中国基金也呈现亏损状态。

根据市场理论,每10年会有1次金融风暴,上次风暴是在2007-2008年左右,10年后就是在2017-2018之间。再回看过往历史,每当美联储开始升息,就离风暴不远了。
不过,每次风暴发生都是难以预估的,保守估计会在2016-2018之间,而在每次风暴前都会有很大的上升浪潮(就是牛市三期的状况),这次不知道有没有例外。不过只是理论而已,可以作为参考,但没有办法准确知道几时会发生。

金融大鳄索罗斯突然宣布卖空亚洲货币,但没有说是哪国货币,而且还大肆渲染中国硬着陆。大鳄不会平白无故出手喊话。大鳄好比政治家,只会喊对自己有利的话,其背后目的是什么,说穿了就只是要获利而已。但大鳄的财力毕竟不容小觑。笔者稍微上网查询了全球对冲基金的总规模,吓了一跳,20年间,成长太多了。在1997年的时候,也就是袭击亚洲金融的时期,全球对冲基金在1,100亿美元左右。到了2015年尾,却有了29,000亿美元,足足成长了27倍左右。这2.9万亿的规模,足以掀起很大的金融动荡,谓不可不留意这些基金的动向。

中国:
中国经济基本面笔者觉得还是属于正常情况。就像一家企业,初期高成长,到了中期放缓,正常。虽然说是成长放缓,但GDP都有6.9%,未来5年中国政府预估会在6.5%之间,比起其他国家,成长还算高。中国经济是放缓,不是衰退,长期基本面还是向好。不过,在这段期间,中国政府的政策调整是成败的关键。

大马:
笔者立场依然不变,维持跟8月的文章一样,需要四大利好因素其中几个发生才有可能逆转经济。尤其油价,马币跟着油价跑,油价影响大马太大了。国家银行(BNM)也刚宣布从2月1日起下调法定储备金率(SRR)50个基点,至3.5%。大马经济依然严峻,消费税的冲击让消费大幅放缓。大马还是没有看到投资吸引力在哪里,短期来讲,只有收取强势美元为主的出口企业利好,国内消费型的都在艰苦求存中。

石油:
OPEC惯例是每年2次会议(6月和12月),除非有特殊事件才会召开特别会议。OPEC下次会议是在6月,在此之前,油价不会有大变动。到底OPEC会不会减产还不知道,毕竟低油价已经伤害了产油国的收入,产油国还可以坚持多久呢?OPEC,俄罗斯和美国三大产油巨头,真的是为了霸占市场份额而拒绝减产吗?已经到了严冬的阶段,还是依然不减产,为了什么?还是有其他不为人知的因素呢?

黄金:
黄金这个月稍有反弹,由于投资环境欠佳,游资避险意愿上升,金价上升至1,120美元/安士。

国际风险:
1)石油公司倒闭潮
2)美国或中国经济数据不好
3)国际炒家得逞
4)美联储升息

利好因素:
1)国际油价上升
2)中国经济数据良好
3)美联储降息

没有评论:

发表评论